谢家皇后

2020-07-21 07:46:05 - admin

  太医有句话没说出来。

  看人家贵妃,就是经常活动的,快生的时候还总在永安宫的院子里和小花园里走动。听说贵妃没怀孩子的时候还练过剑法,体格儿那是倍儿好,两次怀胎都受过算计,但是两次都平安生产。

  这时候谢宁正扶着夏月的手,慢慢的在屋里踱步。

  和一般人说的不一样,李署令从她生完孩子第二天就鼓励她下地活动活动,说总是卧着不动不利于恢复,最好还是活动活动的好。

  这会儿谢宁身子还虚,肚子也疼,尤其下地更疼,腰都不大直得起来,夏月是宫女里最有力气的一个,别说搀着谢宁毫不吃力,如果有必要,她能一把将谢宁抱住扛起来也不在话下。

  所以这活计她当仁不让的揽了过来。

  谢宁的腰弓着,象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似的,只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痛,不止是是肚子而已。

  但是走了两圈以后,那种处处酸疼的感觉反而舒解了很多,就象上了锈的车轴抹了油一样,活动得也比刚才顺畅多了。

  所以常言说,人就怕不动。好好的人总躺床上也会硬生生躺坏了。

  见她已经出汗了,方尚宫连忙叫停,上前去扶着谢宁躺了下来。

  虽然李署令说要活动着好,但是也说了要量力而行。主子现在虚得很,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最伤元气的一件事。

  谢宁还安慰她们:“我倒不怎么累,这两天本就汗多。”

  产后的妇人总会有段日子的褥汗,上次谢宁生孩子时天气还不算热,汗也没少出。这一回正赶上夏末秋初的燥热季节,汗出的比上回要多得多。一天要换三四回衣裳和褥单,不换不成,都被汗浸湿了。

  走了这么一会儿,又换一套。

  干爽松软的棉布的里衣,还有洗晒过的散发着皂角清香的褥单,都让人心情不自觉的也变得轻松起来。

  谢宁素来不喜欢在衣裳、帐幔上头熏香气,尤其现在这个时候,青荷她们当然不会做多此一举的事。

  脸贴在柔软的布料上头,谢宁甚至可以闻到上面有一点说不上来的青草的气息。

  三皇子醒了之后喂了一回奶,初生婴儿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奶腥味儿,并不难闻。因为天气还热,他身上包裹着一层薄缎夹里子的襁褓,只有小脸儿露在外面。

  不过他好象不愿意被这么包着,喂完奶换了尿布要被重新包起来时,他的手脚动的就相当有劲儿,似乎是在对襁褓的捆缚做抗争。

  他的眼睛也睁开了,不过李署令说,没满月的孩子其实什么也看不清。

  当时青荷还纳闷的问:“真的么?明明睁着眼的怎么看不清呢?再说,要是看不清,他怎么知道认人呢?主子抱他的时候,就是比别人抱的时候要乖呢。昨儿在哭,交到主子怀里就不哭了。”

------ END ------

【亲子时间】德国+瑞士+奥天时12日10晚跟团游●

年龄旅游网各项效劳的一切权与运作权归上海年龄国际游览社(团体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年龄旅游”)一切。本...

股票若何看基本面

股票基本面包罗的方面比拟多,在生意一只股票时需求停止了解;上市公司股票的基本面包罗财务状况、盈利状况、...

2020年山东省济南教师招聘考试[大学辅导员]复习

nbsp[导读]:2020年山东省济南教师招聘考试[大学辅导员]复习题库/网页版,更多山东教师招聘报名时间、考试时间以及考...

(中恒团体)我国中药打针剂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首

中恒团体(600252) 梧州制药粉针车间主任杨子盛接受记者采访。各位记者了解到,梧州制药车间花费才华可达100万瓶/天...

我要爆料(有奖爆料 20元--1000元) 收集爆料

隋朝大年夜业12年(616)岁尾的一天,朔州舞阳村,雪花飘飘。酒店里,杜如晦、郝孝德吃着麦饼,喝着火酒,耳边不...